您的位置:首页  »  经验故事  »  震荡器练习
震荡器练习

震荡器练习深夜,已结束营业的运动健身房的窗内,灯火通明

在已经连末班车也没有了的这个时间留下来的,是会长和几个指导员。

还有一个人。

在肌肉隆起的男人们的包围中,可以看见一个青年的身姿。

脸上还带着稚气的青年,漂亮的身体并不像指导员那样健壮。

而且和穿着运动套装的他们不同,全裸站着的青年,发出微弱的哀鸣。

是的。

青年将要在这个运动健身房中,被迫接受“特别的练习”。

为了会长的兴趣而被改变身体。

「唔…呜…呜……」

塑胶製品的异物,湿淋淋地埋进青年的里面。

前端呈圆形的、长度15cm的棒状物体,利用湿滑的化妆水,缓缓地完全埋进了直肠。

当然还是直男的青年,在男人们毫不讲理的暴力面前老实地沉默了,但他并不了解这样做的意义。

还来不及抵抗,作为健身房指导员的暴徒们像是在夸耀着那个力量似的,对他做出了警告:不听话的话遭罪的只有自己。

两个人一左一右捉住手腕和肩膀,青年就那样站立着被打开双脚,不得不接受异物的侵入。

因为开始已经被小型张力器扩张了一次,并不是那幺的痛,但分开括约肌冲进来的硬块带来的重压感,已经给他带来了从不曾体验过的呼吸睏难的恐怖感。

「呜……!」

棒的前端碰到了直肠中的那一点,青年的全身猛地震跳了起来。

会长重重地旋转着抚摩的那个地方,就是被迫作为性感带而开花了的G点。

「这里就是那个『舒服』的地方啊。」

欣赏着因快感而羞涩的青年的表情,会长摇晃起棒子。

「啊嘎?…!嗯呜…唔……!」

拼死忍耐的甘美的声音从唇边漏出,青年的脸颊染得绯红。

同时并没有被触碰到的肉棒伸长变硬了,抬起的镰首左右挥动。

「屁股里感觉那幺舒服吗?算是着实地达到了练习的效果吶。」

似乎显得很愉快的会长,接着,把残留的部分也全部挤了进去。

「不是的…唔……嗯…呜!」

塑胶进到了很深的地方,青年好像很难过似的从喉咙发出响声。

「很好吃吧?这玩意有3釐米粗。以后要好好地扩张,吃下更粗的东西哦。」

为了满足男人的慾望而被改造自己的身体,恐惧让青年睁开了渗泪的双眼。

「害怕吗?放心吧,今天就先做这个的扩张。」

会长温柔的语调,让青年浮现出安心的神色。

持续几小时地接受侮辱,青年的身心早已发出了悲鸣。

但是,被释放的希望,被简单地切断了。

「其次是收紧的练习。就算身体打开到如何的程度,如果不能收紧就没有意义了。喂,让他坐在拉力器上面。」

拉力器有放脚的踏闆,可以向左右大大的打开。

两边都各自用电线连接着测锤,按下开关后就可以一边在脚上负重一边打开,是可以加强骨盆四周的体力的练习机器。

会长在开关上按下一个按钮,就可以强行打开(青年的)大腿。

青年的屁股里含着振动器,被放在了拉力器的座位上。

头、手和脚都被锁链铐住,他已经无法站起来了。

从屁股里鬆脱出来的振动器,在椅面上停止了。

已经不可能将振动器排出体外,青年觉悟到了。

「前面也想要被玩弄吧?」

会长朝已稍稍打开的大腿之间伸出手去,将半勃起的男根上的包皮完全剥下。尿道因为拉扯的包皮而张开,就在这时候,被安上了奇妙的转子。

那个东西微微地震动,还附着弹力的橡胶覆盖物。

将覆盖物翻过来,就像个避孕套一样包住了阴茎。

这个练习,就是用下流的玩具嘲弄前后的性器。

「开始吗?」

按下开关,踏闆向左右大大地打开了,疲惫不堪的青年什幺抵抗也做不到地被张开了双腿。

不管怎样诉说已经是极限、不能再开了,也无法改变任何事情,但是除了这样也没有别的方法了。

「你在干什幺。不是要开始练习吗!」

生气的男人打开了振动器的开关,青年立刻被那甘甜的疼痛牵引着,紧绷的腹肌上下抽动。

「……我知道了。」

静静地充满了怒气的,会长的声音。

青年以为接下来还会是又揍又踢的暴行,咬紧了牙关。

但是,等了好半天,预想中的拳头的洗礼也没有到来。

相反测锤的位置被恢复了,青年又变回了原先那样半开着腿的姿势。

「为了让你认真地热衷练习。」

因恐惧而大睁的双眼中,映入会长丑恶的微笑。

然后,被就像铐住四肢的链子一样、但是更小号的皮带扣住了。

「虽然那里被拧住了,但是还有重量,着实是不轻鬆。」

会长抱怨似的,将两个睪丸抓在手中,骨碌碌地滚动。

「如果这里被拉长的话,就能长时间地品尝快感了哟。」

「呜啊啊!」

食指和大拇指转着圈,为了捋起来转,睪丸被拉离身体,并不感觉很疼的青年全身僵硬。

伸展的阴囊根部被缠上了皮带,更进一步地拉成了T字型而固定,青年的睪丸被挤出,变成了向左右突出的两个球体。

总之是非常闷苦的感觉。

「这个……请摘下来……求求你……我会认真做(练习)的……」

虚弱的恳求没有被应允,反而在拧出睪丸的皮带上穿过了细绳。

绳的两端被栓在了拉力器的踏闆上。

「现在再把脚打开的话,知道会变成怎样吗?」

细绳已经没有伸张的余裕!

打开踏闆的话,细绳就会聚集张力,联係着的束缚阴囊的皮带将被拉紧……

「那样的话、会碎的……不要……」

男性器会被弄坏也说不定。

被那样可怕的想像吓得血色全无的青年哀求着,然而残忍的淩辱者露出冷笑地下了命令:「打开开关。」

「唔呜……唔!」

负荷着测锤的踏闆一口气打开,青年的肌肉收缩着僵硬了。

浮出的青筋,说明了他正绷着多大的力度。

「很好,就是那样。好好地勒紧。」

如果打开双脚的话,阴囊就会被拉长。

无法说动男人的青年,只有坚持拼命地闭上脚。

「不错——那幺这样如何?」

嗡嗡的震动音,从被装进屁股中的振动器静静地传开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请停止……!」

被无机物搅拌快感的源泉,青年的内部已经冒烟了。下流的欢乐一边起伏一边沖刷着扩大到全身。

拉紧差一点就鬆懈的脚,更加清楚地感觉到穿透了屁股的那个东西的形状和活动,正湿淋淋地翻搅他的G点。

「啊啊呀呀呀……不要…停下来……!」

逐渐打开的腿间,被橡胶覆蔽的阴茎向上耸起。

不管如何叫着讨厌,勃起的阴茎也做出了表白:「自己正用屁股感觉着。」

「阴茎快乐地勃起着呢。你的屁眼很厉害嘛。」

「阴茎已经漏出汁液了哦。屁眼这幺有感觉吗?」

接连不断的侮辱的话语,已经传不到青年的耳朵里了。

一边溢出爱液一边蠢动貌弯曲着腰,尽管如此拼命绷紧屁股的身姿与其说哀怜,更多的却是滑稽的感觉。

「想偷懒吗?不加油了吗?那幺,其次是阴茎。」

侵佔了尿道的转子,震动了。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濡湿的敏感的肉棒被直接给予机械式的爱抚。

屁股和肉棒同时受到刺激,青年从腰的正中感受到了电流通过一般的冲击。

「啊呀啊啊啊!不要!呜啊啊啊啊啊啊!」

确实是发出了央求的悲鸣,但是那张脸却因为快感而成为带着微笑一般的奇妙的泣颜。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救……唔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加强了嘲弄肉茎的转子的频率,青年一边流下放蕩的口水一边大叫。

「不是已经爽成这样了吗?那幺,放出来也可以哟。」

这样说着的会长,两手拿着遥控器微妙地调节着前后的责罚。

如果青年差一点就集中在屁股的快感上的话,就减弱那边,取而代之的是一口气提高对肉棒的刺激。

无法得到太强烈的刺激,青年唯有一边荒谬地悲鸣一边苦恼地扭动身体。

如同就在眼前却一直无法达到的喜悦无间断地一再责罚着他。

从腰的中心沸腾的快感开始融化,淫靡的热度覆盖了青年的全身。

「怎幺了、腿打开了哟。睪丸摇摇欲坠哟,不是很不妙吗?」

逐渐打开的踏闆,带动了阴囊的拘束器,睪丸向更远的地方被拉长。

「啊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拉长的皮肤生出阵阵钝痛,开始张开的脚已回不去原来的位置。

「男人」的部分说不定会坏了,恐怖!

如果这里坏了的话,自己作为「男人」那部分将彻底死去。

被慾望那样地嘲弄着性器,而只能作为「它」存在着。

「我什幺都听你的!啊哈啊啊啊…救救我!」

头部激烈地左右甩动,青年祈求着救助。

但是,男人的回答是无情的:「去吧。」

责罚着前后性器的玩具激烈地震动起来。

「呜呀、舒服、舒…啊啊啊啊!」

从肉棒的根部竞相争涌上来的快感,奔走在青年的全身。

与此同时,射精的律动让下腹痉挛了。

他被挖着G点,撬动尿道而达到了(高潮)。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

由于伸长到极限的阴囊,输精管也变得细小,射精长久地持续到了令人无法相信的程度。

那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品尝到的怎样的快感:激烈的、凄惨而又甘美。

他的头脑中被下流的开放感的喜悦所支配,对于眼下的处境完全无法再思考,更没有绷紧腿部肌肉的余裕。

酥软的大腿被测锤的重量大大打开了。

那个瞬间发出已经不似人类的悲鸣。

一边射精一边被拉开阴囊,同时感受了剧痛和绝顶的青年已化身为兽。

他的阴囊被细小的伤口侵入,但并没有破碎。

只是,如同贯穿全身的闪电般的快感灌满了他。

最后的一滴被拧出。绝顶。

「动听的声音。继续叫吧。」

男人用巧妙的操作持续责罚着G点。

已经什幺都吐不出来的青年,一边因前列腺的刺激品尝着无射精的绝顶,一边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