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不伦恋情  »  第二章 骚浪婶婶按耐不住
第二章 骚浪婶婶按耐不住

    在我射精时除了享受射精的强烈快感,我也没有在遮住眼睛而是睁大眼睛正大光明的看着这一切,而李婶却被这一切震惊了好一会儿,她现在第一的反应是麻!因爲被我异能强化过的精子会带有电流与人体接触都会觉得麻,就如同嘴里吃了花椒一般,嘴巴麻脸麻,之后随之而来的是大量精子浓重的腥味但里面包含的男性强烈的荷尔蒙味道,让本来大量分泌了雌性荷尔蒙的李婶更是一发不可收拾,这一切让原本想着把这些髒东西吐出去的李婶鬼使神差的吞了下去默默品尝了一番,但脸上还残留着大量精液完完全全可以做一次面膜

    但当她抬头看见我早已睁大眼睛一脸紧张不知所措的看着这一切时,语无伦次的说道“晓宇,哎呀你这孩子…不是叫你别看嘛,婶婶这是…”见她不知道该怎麽解释,我也急忙给她台阶下说道“呜呜婶婶对不起,不小心尿到你身上了,但是我控制不住太舒服了,小鸡鸡完全不听话,一直拼命尿,婶婶对不起,你别生气了。”

    听到我的哭诉,李婶马上一改慌乱温言细语的说道“没事没事婶婶不怪晓宇,这些不是尿,这些都是…坏东西,射出来后就没事了,你看小鸡鸡是不是小下去啦,蛋蛋…也没那麽胀了?”

    努力稳定情绪和假装冷静的表情还强行挤出的笑容,加上满脸的白色精液,这些差点让我再勃起来上一发,强压着欲望,我说道“嗯,小鸡鸡好啦,蛋蛋也好啦,谢谢婶婶,婶婶真厉害啊,还会治病,婶婶真是白衣天使!”

    白浊的天使也接受了我的夸奖红着脸笑着说道“小小年纪嘴巴就这麽甜,快…让婶婶帮你沖沖,婶婶自己也要沖沖。”说着将我推到浴缸旁拿起花洒匆匆用手试了下水温,就帮我沖着,我也不在开口说话怕给了李婶过多的刺激,安静沖完,过程中我发现李婶时不时还在在瞄这我那根下垂的肉棒,脸蛋泛红甚至好看。

    沖完李婶拿起挂在一旁的浴巾估计是李婶自己的帮我擦干,擦到下体时动作不自然的停顿了一下继续擦拭,假装一切无事的擦完,我开口谢道“谢谢婶婶!”

    李婶说道“和婶婶别老说谢谢,那麽见外,好了,你先出去,自己穿衣服会穿吗?婶婶自己也要…沖沖…”

    “嗯好勒,我十几岁当然会自己穿衣服啦!谢…嗯…婶婶真好,最喜欢婶婶了!”

    “嘿嘿,小屁孩,知道啦,快出去吧。”李婶着急的把我赶出浴室,想来应该是下体的淫液让她极爲不适,脸上的精液也一直爲了在我面前保持镇定没有抹去,殊不知这样反而显得更加慌乱…

    我退出浴室找到了被李婶放在沙发上的新衣服,想着继续演戏的我把衣服穿反了,造出我不会好好穿衣服的假象爲下一步计划做準备。

    而浴室里面,李婶已经脱掉了裤子,正在解开衬衫扣子脱下,露出一身花白,黑黑的长发盘在头顶,瓜子脸的面庞精致无比,虽然已有一些鱼尾纹,但也只是爲本身美貌添加几分成熟,如果当作满脸精液不存在的话…

    脱下衣服后李婶解开胸罩的后扣,两颗大木瓜顶着两颗葡萄跳动而出,小腹微微凸起但不算肥胖,加上肥沃的臀部和肉感的大腿将“丰满”“肥熟”这些词体现的淋漓尽致。

    最后弯腰脱掉肉色三角内裤和袜子,胸前的硕大犹如两个锺摆摇啊摇,露出了白花花的屁股,两腿间的黑森林,还有一对精致的玉足。

    望着内裤底部中心的湿透,李婶忍不住的脸红羞耻,随后打开花洒淋浴沖洗,虽然头发上也粘了许些但李婶只是用水清洗掉一些没有全洗,沖完受灾最严重的脸部,当花洒沖到两腿之间,一阵抖动后,李婶默默的扭动花洒头部,改变了沖击力,娴熟的动作之前也一定有过类似经验,鼻子里轻哼,一只手拿着花洒喷着阴唇和阴蒂,另一只手有空时不时的按摸揉捏一…

    在大厅沙发上坐着的我,用异能感知着李婶的情绪,从未间断让她的身体分泌荷尔蒙,还有降低对于我的防范让她认爲完是根天真无比的小孩子。同时我也打算对自己身体进一步的改造…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婶终于“沖”完身体,但压根没有拿换洗衣服的李婶因爲衣物就胸罩袜子和裤子能穿,况且又有着一丝丝洁癖的,所以她打算,裹着浴巾出去。

    ‘家里也没外人,晓宇还小,什麽也不懂,就这样出去吧’想完李婶就大大方方的过好浴巾打开了浴室的门出去了。

    然后看见出来的李婶我也一下子被吓了一跳,差点没演好,稳定住情绪开口说道“婶婶,你从浴室里出来后面还跟着烟雾,我还以爲是哪里的仙女下凡来这里了呢。”

    “噗嗤,哈哈哈,瞎说什麽呢!哪里有什麽仙女啊,拿婶婶开涮啊,哪有我这麽大岁数的仙女啊!”

    “婶婶,看起来很年轻啊,还这麽美,配上白色的浴巾真的和仙女一摸一样!”

    “我当仙女她妈还差不多,还仙女,小孩子就是会胡说!”明明满嘴否定我,但完全止不住内心的高兴,毕竟是女人嘛。

    “那婶婶就是,王母娘娘!参见娘娘!”说着我还坐着鞠了个躬。

    “嘿,别在那儿,拍我马屁啦,瞧瞧还说自己会穿衣服,衣服都穿反了。”

    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好好用力拍拍这“马屁”顺便瞄了眼那浴巾差点裹不住的大屁股。

    “我没有,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我是小孩子不会撒谎的!说婶婶是王母娘娘,婶婶就是王母娘娘!衣服那是刚才没看清不小心才穿反的。”

    看着态度强硬的我,李婶心想‘晓宇还这麽小又单纯,连个衣服都不会穿,看来应该是他的真心话,嘿嘿,王母娘娘!‘

    “行啦行啦,你说啥就是啥啦,婶婶去穿衣服啦,王母娘娘不和你这个调皮捣蛋的孙猴子玩了,你玩你的金箍棒…去吧…”说到金箍棒李婶还停顿了一下脑子里浮现出那根能长能短随意变大变小的如意大肉棒。

    看着李婶接受了我的赞美,我也没有乘胜追击,打算慢慢来享受。

    之后李婶换好衣服,处理了下电脑和键盘发现没啥问题,我们度过了一个平静的下午,我也没有什麽大动作,只是用异能增加李婶的对性的需求,对我的好感,表面上我也当着一个乖巧的小男孩一直陪她聊天,时不时的夸一下李婶的美貌,其中还暗示了我睡着了就很难醒爱说梦话之类的,在这一系列的情况下,李婶把我彻彻底底的当成了亲孙子甚至比亲孙子还亲,加上我夸张令她的自信心爆棚,认爲自己的魅力真的把这个小男孩迷得神魂颠倒。

    然后却脑子里是不是冒出的那根如意大肉棒和那産量巨大有着酥麻效果的精液。

    到了晚上和李婶像中午已有吃完饭,陪着她帮忙洗碗,这些和谐画面令人她更加沈醉,在睡觉前的那一会儿,我在沙发玩手机看电视,而李婶却在自己房间沈思着,面无表情但心中却早已天人交战。

    ‘晓宇真的好可爱啊,难怪听人叫什麽小帅哥是小鲜肉,原来就是这种想吃掉的小男孩啊!嘿嘿,他还这麽喜欢我,夸我漂亮,夸我身材好,以前老头子都没这样夸过我,还老嫌我胖,明明自己那副德行,床上每回主动摸我,却都搞的我不上不下…唉算啦,人都不在了,不然虽然不中用但多少是根棒子…’想到这里李婶又脸红的想起了今天最大的意外,那根晓宇的肉棒’晓宇这孩子,看样子那麽粉粉嫩嫩文文静静跟个小女孩似的,但那玩意儿却那麽大,这就是天赋异禀吧,硬起来之后更别说了,真是根金箍棒。‘又想起浴室的口交的经曆,下身又开始分泌液体,感觉到了一些湿润。

    ‘那坏东西要插进来真不知道是什麽感觉,会不会被插坏啊,还有那些精液那麽麻,刚才我的嘴和脸都麻翻了,这要是喷到那里去…那还不…’想到这里,又多了几分湿润‘老不羞,想着老牛吃嫩草啊!’‘谁是老牛啊!我哪里老啊!晓宇都夸我年轻漂亮还说我仙女呢!小孩子不会说谎的!’‘那要不,吃点?尝尝鲜?反正晓宇也那麽喜欢我,还叫我王母娘娘’‘这怎麽尝啊,上去和晓宇说,咱俩操屄去?’‘那哪儿行啊,反正今晚让晓宇和我睡一张床然后在一步一步的…‘想完这些李婶站起身子走向衣柜,打开衣柜挑选起来今晚大战的装备。

    在异能影响下,李婶对于我的态度和一些常识思维早已扭曲,心中恶魔和天使般的对话其实早已变成了两个恶魔的对话,在我的计划下,策划着对我的计划。

    在客厅沙发的我因爲对异能的熟练无法完全知道李婶的想法,但也根据感觉到的情绪知道一些,期待着等下床上的美好时光,与此同时準备穿好战袍的李婶打开房间门走了出来,长发依旧盘在头顶一位妇女的形象,脸上似乎化了妆,忽闪忽闪的睫毛应该涂了睫毛膏,配上眼影和大眼睛,妩媚动人,应该还涂了粉,嘴巴的豔红虽算不上烈焰红唇,但也比自然要红些,已经有些浓妆豔抹的嫌疑,但成熟妇女们没被时尚杂志美妆视频影响的话,都是这麽化妆的,很多人可能觉得恶心但对于熟女控的我而言,这些加上成熟妇人的气质,那真是妥妥的大杀器。

    相较于脸上的精心打扮,身体上一件白色吊带蕾丝边睡裙,上面朵朵鲜豔的鲜花是她们那个年代审美品味下的美。虽然不是情趣装,但还是有些透明,裙子里面李婶反差很穿了件黑色蕾丝边大奶罩,应该还有聚拢效果,胸口的大峡谷拥挤却深不见底。而且因爲高耸入云的山峰,轻薄宽松的睡裙贴在上面,下面出现一片空旷像是商店前面遮雨棚似的,像我这样的小男孩站上一个完全不是问题,要是站在那里抬头看去那风景一定不逊于从泰山山脚往山顶看去的壮观雄伟。

    因爲睡裙下摆的蕾丝边遮住了下体,所以不知道里面是如何,但风景一定不会太差,那后面哪怕是宽松睡裙都被撑起的巨臀山脉可以很好的证明这一点,这还不提那片最令人向往的黑色森林。再往下看,两腿像是汉白玉柱般的大白腿,笔直挺立,1米7身高的李春桃一直是这片小区间的话题,这两条大长腿功不可没。

    脚上还是那双棉拖鞋,看不见玉足有些可惜,脚踝上一条脚链也是片不错的风景,以后换成卷成一团的内裤会更加迷人。

    虽然离的还远但空气中有着一股淡淡桃花香,应该是香水味,因爲自己名字里带桃,连香水都是用桃花味的。

    这样经过精心打扮,一身决胜装备的衬托,我第一次在李婶勐烈的攻势下面前没把持住,跨下的巨龙又苏醒了,顶在裤子上有点不舒服,控制不住分身的我,表面上还是在表演着。

    “婶婶仙女,穿这麽美,你要回天上去了吗?”

    “噗,哈哈,就你会说话,我不回天上,我回床上去哼~”说完脸微红一下,眼睛微眯柔媚更多了几分。

    见她注意力被转移没注意到我的勃起,我说道“那就好,要是婶婶仙女回了天上,那我一定会因爲见不到婶婶仙女你而日思夜想得相思病的!”说完还拍了拍啊胸口像是松了口气似的。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这个臭小子,就会逗我开心,哼~”被彻底都笑的李婶地动山摇,害得我的肉棒都跳动了几下,她脸上藏不住的开心,爲刚才的打扮而得到这样的成果感到由衷的自豪。

    “好啦,别看电视啦,不早了,和我回床上睡觉去。”

    “今晚和婶婶你一起睡吗?!哇塞,我真是太幸福了,但是能不能等我这里看完就几分锺了,求你啦,我最最喜欢美丽的婶婶。”夸张的语气,浮夸的表演,但却很受李婶的喜欢。

    “好啦,真是小孩子,再给你五分锺,我先上床去,等下记得关灯。”说完转身晃着大屁股一摇一摆的走回房间带上门。

    我也马上稳定情绪处理下体,不让它坏了事,小不忍则乱大谋,準备好以后,我关好电视和灯往房间走去。

    我打开房间门,里面早已关灯刚才的美妇人像是早已睡去,但有着异能的我知道她非但没有睡着而且还精神奕奕,随时準备好一场大战呢,但表面上我还是装作不知道,一副以爲李婶已经睡着了轻手轻脚的关门,一阵“嗦嗦”声后脱光自己,身上不留片缕,然后慢慢钻进温柔乡里。

    顺便抓紧这时间把自己的夜视能力强化了些方便计划进行。

    被窝里紧闭双目的已然四十多岁经曆过许多风风雨雨的李春桃女士,却早已没平常在外人面前的淡然平静,她的心髒,因爲开门颤动一下,关门颤动一下,脱衣服的声音,我钻进被窝那一刻,都在不停颤动…

    我在躺上床后,闻着房间中成熟女性淡淡桃香味,没有任何动作像是完全已经睡去,但暗地里异能却拼尽全力疯狂的催动着,‘晓宇睡着了,今天刚到这儿,又玩了一天,还帮我做了家务了洗碗,一定很累了,睡的很深,加上他说过自己一旦睡着就雷打不动,再大动静也不会醒只会说梦话,我先试试看。‘

    这样想完李婶开口用着一点沙哑的声音问道“晓宇,你尿过尿了吗?别等下尿床了。”说着还用手轻轻推了两下,见我没反应,又大胆了些开始大声些说道“晓宇,快起床,婶婶我有事问你,快点起床!”手上推我的劲也加大了许多,接着又连着几声询问,被子已被拉到只盖住下半身,双手抓着我的肩膀摇晃也没见我有醒来的迹象,随着一声在静寂房间里显得格外明显的“咕噜”,李婶咽了口口水,有声音又变得沙哑了些说道“今天你小鸡鸡被电到了,不知道会不会有问题,我在帮你看看检查检查。”像是给了自己一个理由,李婶开始把手伸向了还被被子盖着的裆部,没有计较爲什麽没穿内裤裸睡的我,没有犹豫的握住了我的肉棒,开始撸动,整个人也靠了过去,虽然没有异味但浓浓的雄性荷尔蒙的味道还是钻入鼻子里,接着不算明亮的月光,李婶自己观察着这根肉棒,在我没有可以控制下,肉棒没一会儿就重现了浴室里的伟大。

    ‘怎麽看都觉得大,还这麽硬,松开手都会用扶着还能翘这麽高,下面的鸡巴蛋子也是,跟冰箱里的鸡蛋也就小上一点,难怪能射那麽多,摸摸看‘想着伸手摸向我的阴囊。

    一只柔软的手轻轻揉捏着阴囊里的睾丸,另一只手也摸摸肉棒身,是不是摸摸龟头用手指轻轻点,回忆起浴室的经曆,李婶把头靠近阴茎,伸出细滑的小舌头,轻舔了一下,惊奇的发现这坏东西比早上好像更好吃了点,这当然我之前对身体改造后的体现之一,身体的体液能很好的刺激味蕾觉得美味,有一下就有两下,慢慢的李婶已经含住了龟头,里面舌头不停的品尝这美味,甚至让李婶産生了这东西比一直以来吃过的东西都要好吃美味的错觉…

    “吸熘,滋滋,吸熘,吧唧,滋滋”安静的房间里吸吮,舔舐,吐出,发出淫乱的声音。

    嘴巴里的唾液不断流出整根肉棒啊都变得湿漉漉,反射着淫秽的光芒,下面的鸡巴毛也被打的湿透了。吃了好一会儿李婶停了下来,不是因爲吃饱了,而是因爲,下面的小嘴也饿了想吃吃看这个肉棒,与包裹着大肉球的黑色蕾丝大奶罩子配套的是一件黑色蕾丝三角内裤,虽然不小在丰满李春桃的巨臀之外显得小巧了许多,中央的那一片已经完全被下面那张小嘴巴的口水浸湿了个透…

    嘴巴缓缓的吐出阴茎,鲜红的嘴唇与龟头间一团粘连的口水随着李婶直起了身子而拉出来一条长丝。

    “唿,唿,唿…”短暂的几个深唿吸之后,李婶在床上站了起来,眯着眼装睡的我勉强看见李婶的脸,胸前巨大的轮廓借着月光分外迷人,李婶解开自己胸前的束缚,长吁一口气后像是解脱什麽,

    把那带着乳香的大奶罩子丢在我边上的枕头处,她胸口处的睡裙上两个凸起显得非外可爱,可以想象它们俩的坚硬。

    随后她也脱掉了睡裙,肥美无比的肉体在我面前彻底暴露了出来,随意的在了一旁。

    紧接着李婶弯下腰胯间的内裤,把它丢到了奶罩旁边,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已经全裸的李婶的内心已经完全放弃了伦理道德,现在她就是一心想要用下面的小嘴尝一尝着肉棒的美妙。